忆榕城解放二、三事
来源:编研宣传科 发布时间:2021-07-30 09:34 浏览次数:5484 【字体:

     1949年秋,解放战争形势急转,大军渡江南下,势如破竹。活跃在揭阳县周围的地方游击队,对县城步步推进,榕城解放在即。地下党及时通知我:敌人准备溃逃,密切注视动态。10月中旬,胡琏兵团所属在各处加紧抓壮丁,造成人心惶惶,商店闭门观望,市场萧条。这期间,负责和我单线联系的方树然,也改由他爱人临时代为传递消息。我为了安全,每晚借宿在我家斜对面的四发商店三楼,因该处有晒台,必要时可上屋顶与敌人周旋,同时也可密切监视敌人动态。1017日上半夜,室内空气沉闷,我迟迟未能入睡。下半夜传来炮声隆隆不绝。内心揣测,莫非敌人垂死挣扎,疯狂反扑;抑是虚张声势,乘机逃窜?18日天刚破晓,我急到外面察看,见对面屋檐下临时架设的军用电线已不见,证实敌人宵遁。随后街坊邻里三五聚集议论,喜形于色。我急于知个究竟,早饭后方树然已来联系,告知我说:胡琏所属黎明前已分水、陆二路向汕头方向溃逃,人民游击队昨夜原已挺进城郊,因敌人轰击,一时未明情况,暂时撤至东仓村待命,现正派人前往联络,估计部队一时未能进城。他交给我两项任务,一是要我抓紧时机,设法促使西门分驻所旧警投诚,以防他们挟枪潜逃,危害地方;二是要我组织地方力量,当晚巡逻放哨,保护安全。我听后感到任务重大,时间紧迫。我先要店中小伙子到附近林鹏(分驻所巡官)家探视,回来说林已在收拾东西。我心里更急,即到警察局设在西门红面宫的分驻所前后观察,该所内部情况我早已摸清。见几个警察彷徨街头,已没有昔日威风。旧警长邢友(即邢二)也在宫前徘徊。我原已认识他,即向他招手示意,在马路边,我直率告知他:胡琏已走,共产党就要进城,榕城即刻解放,你们已被放掉,现在上面要我通知你,立刻转知你所巡官林鹏(外号补鼎)以及全所警员:一、不准逃跑,留下听候处理;二、武器公物,集中保存,等候接收。邢听后有点愕然,疑虑未决。我进一步说:现在只有这条出路。如果有人想溜,四面八方都是老八兵,走不了,谁走谁负责,你们要好好考虑。经反复强调政策,说明利害,他终于答应了,并表示要负责做好。后他回复说,已及时告知林鹏,林听后想了想说好吧,就由你去通知弟兄们照办。我及时将情况上报。19日揭阳县城解放。20日下午,我们派4位同志到西门通知邢友,要他集中人员枪支到城隍路前雷神庙原警察分局向接收人员缴交。这次共收缴长枪22支、短枪4支以及手摇电话机、电线等物。

     在促进分驻所警员起义投诚的同时,我又于当日上午找到西门搬运分会的林木闲,他是西门一个帮会组织义胜社的头头之一。在 成发米行楼上,我告知他,国民党军政人员撤走,解放军就要进城,要求他们以义胜社名义出面组织夜间巡逻放哨,维持当地安全。他听后虽也感到突然,因事前不知我的身份,继之满口答应。当晚我出来查看,见西门城门鼓边已高高地挂上一盏凹肚的红灯笼,上面写有义胜社三个大字,靛行街尾下潮渡头也同样挂上灯笼标志。这些要道都有专人把守,不时还有三几人的巡锣队。我感到放心才回去睡觉,就这样一夜平安无事,我也完成任务。

      县城解放后的一个夜晚,我和郑立仰在他的住所荣泰行的楼上和方思远会遇,大家见面格外高兴。谈话中,方思远给我们安排新的工作,说:县委已讨论决定要你们接管旧商会,做商会工作。我们听后很不理解。他解释说:县城刚解放,百废待兴,很多事都要同志们去做。榕城是政治、尤其是经济集中地方,适合做这方面工作的同志太少了,你们还比较熟悉。还得请你们负责。他还鼓励说,能做好这方面的事,就等于为党做好一只手工作。我们听后也就表示乐于接受。经过反复协商,县委同意我们提出的成立新商会筹委会名单,并在商民大会上,由民运科长张华主持宣布成立揭阳县商会筹委会,郑立仰任主任、我和郭山源为副主任,委员13名。同时还以揭阳县军管会名义派我们几个人接管旧商会,建立新的组织机构,开展工作。新商会(后改称揭阳县工商业联合会)的成立,对团结教育广大工商业者,活跃经济,支持革命,支援建设发挥积极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郑本光